第二百九十四章、欲盖弥彰,慌了

  “什么,何府出事了?”曲太夫人得到消息的时候,惊的几乎站不住,吾嬷嬷急忙伸手扶了她一把。

  “对,说是何三公子的夫人当初也是死因不详的。”吾嬷嬷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这是她方才打听来的消息,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她就知道不好,急忙来禀报太夫人。

  “是被害死的吗?谁人要害死这位三夫人?”太夫人一时间没听明白,急问道。

  “这个老奴也不清楚,似乎还有一些美貌丫环的事情……”吾嬷嬷的老脸一红,这种话她也不好意思说,只能支吾道,“可能是被折腾死的,都是这么说的,现在外面还在查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  这一次太夫人听懂了,先是愕然,而后是勃然大怒,伸手一指外面,已经怒极:“封阳伯夫人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

  吾嬷嬷一看太夫人气的脸红脖子粗的,急忙劝道:“太夫人您别急,四小姐吉人有天相,这一次不是好生生的过了吗?连这种事情都可以安然过去,他日必然是个有福的,太夫人您别担心!”

  “真是欺人太甚,居然……居然敢这样……”太夫人恨声道,她原本以为封阳伯夫人是真心想做媒,还曾经对儿子说这门亲事也不错,至少以何府的势力,应当将来能护得住小孙女,却没想到封阳伯夫人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。

  “祖母,怎么了,可是有不舒服?”曲雪芯端着一份糕点,走了过来,笑盈盈的道。

  她是陪着太夫人逛园子,太夫人逛的累了,在这里休息,她亲自去大厨房做了一份糕点过来,这几日她几乎时时在西府,一直陪着太夫人,尽心尽意,惹得太夫人更加的怜惜,一再的表示等曲莫影的亲事订下来,定要找洛氏好好说说曲雪芯的亲事。

  必然给她找一门好的亲事。

  曲雪芯不比曲莫影,自有亲生母亲操心,这么多年来洛氏也从来没有表示过让太夫人插手,太夫人如果冒冒然的插手,倒是会引得洛氏不乐,但太夫人见这个大孙女眼下这么乖巧、懂事,却没找到一门好亲事,实在难受,这才忍不住这么说的。

  就算让洛氏稍稍不开心一些,她也得插手帮孙女找一门好亲事。

  “你四妹妹的亲事,不成了。”看到曲雪芯问起,太夫人愤怒的道。

  曲雪芯心头大喜,用力的抿了抿嘴,才压制下心头的激动,果然,曲秋燕出马,再加上何三公子[ www.bequgex.com]相中自己,这门亲事就是自己的了。

  看太夫人愤怒的样子,立时露出一副惊慌的表情:“祖母,为什么?四妹妹这么好,难道他们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不成?凭什么?”

  神色惊慌之中带点愤怒,应和着太夫人脸上的怒意,实在是贴切的很。

  曲莫影不得不感叹这位大姐的演技之好,到这种时候居然还装的如此之象。

  “影丫头,你来了?”太夫人看到了曲莫影,立时眼眶就红了,伸过手拉起正要行礼的曲莫影,只说了一句,“我苦命的孩子……”

  立时就说不下去了,抱着曲莫影,轻拍着她的后背,已经噎咽难言。

  这孩子就是一个苦命的,还差一点点被自己推入火坑,想到这门差点成了的亲事,太夫人心头又是恨又是怒。

  有一大半是因为何府,还有一小半是因为自己的儿子。

  老二对这个女儿该有多不上心啊,让他去查一下这位何三公子如何,他没多久就来跟自己说,没什么事,这位何三公子很好,人品也好,各方面都不错,将来必然受皇上的重用,至于其他的一无所知。

  以他工部侍郎的身份,总是能听到一些什么的,可他偏偏什么也不知道。

  太夫人如何不恨,不怒,甚至是很悲愤。

  “祖母,怎么了,没事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曲莫影柔声安抚太夫人道,她早已得了消息,知道何三公子的事发了,只是没想到事情发作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。

  暗中送消息给那位不成器的何大公子,以这位的才干,最多就是闹出一件事情来,那些关乎内院的传闻,以及那位三夫人的事情,必然是何府的人自己传说出来的,这应当是那位何府大公子干的。

  至于另外的两个案子一起闹出来,这位何三公子讨不了好,甚至连景王都可能受牵连,算起来也是意外之喜。

  “四妹妹,你也劝劝祖母,何三公子没看上你,是他没福气,四妹妹值得更好的。”曲雪芯在边上劝道。

  曲莫影扶着太夫人在一边的石凳上坐下,看向表示的依然得体温婉的曲雪芯,她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位曲雪芯曲大小姐绝对不是看到的那般良善,以往看到她和柳景玉在一起,应当也是真的。

  这一位还真是埋的深,如果不是这一次的亲事有碍,恐怕自己也看不出她真实的性情,还以为她真的良善,而且是一位被曲秋燕欺负的大姐,但既便如此,她还是依然温和端庄,只不过时势不济罢了。

  看她虽然在劝说自己,但脸上难掩喜色,还真是让人觉得嘲讽。

  “大姐不知道?”曲莫影微微一笑。

  “什么?”曲雪芯被问的愣了一下。

  “何府上的亲事?”曲莫影慢慢的道。

  “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啊,四妹妹问这是什么意思?”曲雪芯的脸红了起来,委屈的看向太夫人,“祖母,我真的不知道,我……我也是才知道何府退亲的事情,之前也就是跟四妹妹一起远远的看了何三公子一面,我……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!”

  看曲莫影的样子,曲雪芯心头发慌,曲莫影不会知道什么了吗?她倒也不是怕曲莫影,就算是抢了曲莫影的这门亲事又如何,曲莫影还能拿自己怎么办?不过是一个母死爹不在意的女儿罢了,跟自己没得比。

  但她怕曲莫影到太夫人面前哭诉,影响太夫人的决定,这几日日日在太夫人面前殷勤服侍,就是为了让太夫人怜惜,待得何府转向她提亲的时候,太夫人也会考虑到她,答应下这门亲事。

  “大姐姐真的不知道?”曲莫影依旧看着曲雪芯道。

  太夫人看她们的情形微微的皱了皱眉头,不明所以然的看向她们两个。

  “我真的不知道,祖母,您看四妹妹,她这是怀疑我了。”曲雪芯眼泪落了下来,脸色越发的楚楚起来。

  “你……做了什么?”太夫人不安的问道,她又岂会看不出两个孙女之间的问话有异,再看曲雪芯的样子,居然有一丝心虚。

  “我什么也没做,祖母,您相信我,何府的亲事做罢的事情,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曲雪芯生怕太夫人起疑,急声道。

  何府既然和曲莫影的亲事作罢,那接下来就是和自己的亲事了,必然也会提到自己,她就怕太夫人觉得自己做了点什么,坏了曲莫影的亲事,如果太夫人不同意,自己的亲事恐怕也不能成。

  虽然说自己的亲事是父母做主的,但太夫人强行插手,父母也得考虑祖母的意思。

  但不管如何,她只会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,不知道何府为什么会向她提亲,不知道曲莫影被退亲的缘由,她就不信到最后祖母会不同意这门亲事,必竟这么一门好亲事,比起自己以往的亲事都好,而这位何三公子也争气的很。

  曲雪芯的心思长,想的也多,这位何三公子将来出息了,甚至还可以让曲秋燕看自己脸色行事,必竟听景玉县君说,曲秋燕是不可能为景王正室王妃的,之前闹的事情也不少,景王心意难下,最后什么位份还真不好说。

  而自己嫁给何三公子,可是正室夫人。

  这么想着,心头越发的炽热,唯脸上表现的越是惶恐伤心。

  “我自然是相信大姐姐的,但大姐姐这么紧张干什么?倒是让我生出几分疑惑来。”曲莫影抬眸看向唱作俱佳的曲雪芯道。

  太夫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两个,这事她清楚,怎么也不可能跟曲雪芯有关,但曲雪芯表现出来的样子,和说的话,的确让人怀疑她在里面做了什么!

  “我是怕四妹妹不相信我,想着我们姐妹的情义,最后落到眼下的地步,实是伤心,才着急着解释的。”曲雪芯反应也快,拿帕子在眼角抹了一下,苦涩的道,“自打四妹妹进府之后,我就跟四妹妹很投缘,若是生份了,这让我如何自处。”

  “多谢大姐姐。”曲莫影微微一笑,道。

  看曲莫影似乎相信了,曲雪芯才松了一口气,还想要表现几句,却见太夫人拉着曲莫影的手道:“影丫头啊,何府的亲事不是一门好亲事,这门亲事我们不能要,那位何三公子……”

  太夫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有些话不便说的太详细,特别两个孙女都还没有嫁人,只能低咳了一声含糊的道;“ 这位何三公子品性不行,祸害了他府里好几个丫环,现在已经在立案查了。”

  “一切但凭祖母吩咐。”曲莫影神色自若的点头道。

  曲雪芯却如同五雷轰顶,怔愣在那里,瞪大着眼睛看着太夫人,一时间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从何问起,只觉得头昏目眩,脚下踉跄……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