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080】聂辞

  除夕夜,这边的农村里还有守岁的习俗。

  家里电话响起,莫无谦上前接起来,对面是个操着一口京腔的年轻人,说是要找刘惠祥。

  “祥叔,你的电话。”

  正在和宋临渊折纸的刘惠祥起身过来拿走电话,打电话的是他的儿子刘普。

  “有事儿?”

  电话另外一段的刘普被亲爹这仨字给惊了,“爸,除夕夜我给你打电话,还得要有事儿?”

  刘普心里也委屈啊,之前从学校回家,发现父亲不在家里,他也没多想,只以为父亲是出门找谁遛弯下棋了,谁想到一直到天黑都不见人影。

  他晚饭时跑去堂哥家里蹭饭,才听堂哥说他老子居然跑到一个偏僻的小县城里,给人家做厨子去了。

  要说父子感情生分吧,还真没有。

  毕竟母亲过时候,父子俩也算是相依为命,而且刘惠祥很尊重刘普自己的意见,哪怕家里是御厨世家,刘惠祥也从来不会逼迫儿子要沿袭家里的产业。

  刘普也知道父亲不再娶,是担心他和继母甚至是继母带来的孩子有什么摩擦,同时也觉得没必要再给他额外的增加赡养负担,刘普也尊重父亲的想法,并且但凡是得空,很少在外面彻夜玩乐,更多时间会留给父子之间加深感情。

  如今得知他爸一声不吭的给别人当厨子去了,他的心就好似泡在酸水里。

  不为其他,只觉得这么大的事情,他作为儿子的不配知道?

  哪怕是留在帝都,刘普都没意见,他老人家这可是直接跑去了小两千里外的无名小镇,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,都没有知悉权的吗?

  见刘惠祥没有答话,刘普在那边默默地叹了口气,“爸,你给我个具体地址,过完年我去看看你。”

  刘惠祥当然没拒绝,好歹也是亲儿子,而且懂事孝顺,能来看他,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  给儿子留了地址,父子俩互相拜了年,这才挂断了电话。

  大年初一大清早,宋星辰带着宋临渊往张家去,准备给两位老人拜年,若非宋临渊还小,她也不会跟着去凑那个热闹。

  就算她是宋临渊的监护人,可是张家是侄子的干亲,与她是没有关系的,并非她冷血,只因事实就是如此。

  拜年是不需要带东西的,该送的都在年前结束了,俩人是空着手去的。

  过来这边,家里只有他们一家四口,亲戚之间的拜年基本都是从初三开始,他们两家是因为住得近,所以才没有遵循老一辈的规矩。

  “爷爷奶奶,干爸干妈过年好。”一进门,小家伙就嘴甜的问好,然后就被二老拉到一边,不断的往他怀里塞干果和糖果。

  他们都知道宋家不差这点东西,可是该给的却不能少。

  “昨晚是不是没睡觉?”瞧见干孙眼下淡淡的青色,周秋菊道:“困得话就进屋睡会儿。”

  “婶儿别担心,走完你们家,我就带他回去睡觉。”宋星辰在蔡小雅身边坐下,“我还以为晓东哥要值班呢。”

  张晓东懒洋洋的歪倒在沙发里,“待会儿补个觉,我晚上的班,你家情况怎么样?”

  宋星辰这半年来的所作所为,张晓东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,他真的很佩服这个小姑娘,其果敢与魄力,甚至绝大多数的成年人都要甘拜下风。

  改革开放初期,有些人愣是搭乘这股东风,飘摇而起,更多的人则是选择按部就班的过自己的日子。

  前者有魄力,很难保证未来是崛起还是落魄。

  至于说宋星辰如何,这谁又能说得准呢,张家的人倒是希望宋家能够起来,毕竟只有姑侄俩,起码得有点底气加身,否则宋临渊没有父母,未免会太凄惨了些。

  帝都,市中心有一块寸土寸金的独立地段,这里只有一套占地面积极广且豪华的建筑群,名唤云巅庄园,整座庄园紧邻帝都三大江流其中的俪水河,占地面积约有三百亩左右。

  春节期间的云巅庄园并没有过多的喜庆之色,只是进行了简单的装饰。

  “少爷,陆家人到了。”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从外面走进来,向正在客厅里看书的青年男子恭敬说道。

  青年抬眸看过来,略显细长的眼尾微微上扬,是典型的美人标志的凤眸,此时对方面无表情,眼神看上去略微有些冷。

  他叫聂辞,是千年名门聂家如今唯一的继承人,同时也是现今聂家唯一的男丁和掌权人。

  “让人进来。”薄唇微张,声音好似裹挟着风雪一般,淬着寒意。

  管家微微躬身点头,然后道:“少爷,夫人那边……”

  “别让人去打扰。”聂辞的视线重新落回到膝盖上的书中。

  管家无声退出去,约么数分钟后,十几个男男女女一股脑的进来,有人脸上带着热切,有人则贪婪的打量着沿途所见的一切。

  “阿辞!”带头的一个中年男人进来后,开口唤了一声,“你妈没在家?”

  聂辞没给对方一丝眼神,“有事就说,没事让管家送你们离开。”

  人群里,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好奇的看着聂辞,她对这位表哥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  不仅仅是聂家的财富与地位,还有聂辞本身的成就,都足以让无数人为之好奇与慎重。

  中年男人是聂辞的大舅舅陆扬帆,也是陆家产业的第一顺位继承人,不过或许是第一个儿子,自小被陆家老太太给宠的无法无天,以至于到如今完全就是个眼高手低的草包,陆家老爷子见这个儿子被教养坏了,直接越过了陆扬帆,着重培养他的儿子陆景云。

  如今陆扬帆都是个做爷爷的人了,每日里不是在外和狐朋狗友吃喝嫖赌,就是回家伸手和儿子要钱,表面还要故作一副成功人士的做派。

  这类人是聂辞拒绝交往的人中的一类,哪怕两人有血缘的牵连。

  陆扬帆也不在意外甥的态度,毕竟聂家的地位太过超然,他的妹妹嫁到聂家,完全就是高嫁,除了陆老爷子在聂辞面前有几分面子,陆家但凡是有点智商的,都不敢给聂辞脸色看。

  ------题外话------

  男主出现了,让我这么一写,怎么有点天煞孤星的命?

  聂辞:“……”

  【后面还有一更让我给换了姓,预存章节没办法修改,等明天发布出去,白天再修改一下。】

  哈哈,男主出现的太晚,让我顺手把姓氏给抛到脑后去了。

  若是后期出现与前期名字不符的情况,要帮我指正一下呀,肯定是忘记前面叫什么了。

  每天这样更新,有时候会忘记某些配角的名字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