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树魔法师

  最先不受控制的因素发生在人族这边,战歌军团的战士中还夹杂了少量的佣兵。

  战士和佣兵最大的区别是责任和利益的权衡,佣兵会为了酬金担负起守护的责任,战士守护的责任则源于荣誉和命令。

  马丁冲杀在前线,他手下的军团战士就会追随着他一直拼杀,直到倒下去的那一刻。但对于佣兵来说,这是一场没有收益的战斗,他们没有责任明知道最后会战死还往前冲。

  于是一些佣兵便开始在战斗中耍滑,尽量往后排躲,遇到扑过来的兽人战士第一选择是往后躲而不是冲上去,有些老佣兵已经开始伺机找开溜的机会。

  不但普通佣兵这么想,连柯克尔和瓦雷欧这两个佣兵团长也动了相同的心思。到目前为止两人手下的佣兵都已经死伤了不少,本已经元气大伤的佣兵团现在更是伤筋动骨,再跟着战歌军团继续打下去,等待佣兵团的结果必然是全军覆没。

  当战斗正在激烈相持的时候,柯克尔和瓦雷欧互相使了个眼色,同时撤出了战斗往后逃走。两人逃走的同时还给手下的佣兵发出了撤退的暗号。

  佣兵虽然在战场上人数不多,但突然这么一撤对战局的影响却是致命的。人族前排冲杀的人数突然少了,特别是少了柯克尔和瓦雷欧这两个战力强悍的战校武者,立刻挡不住兽人前锋的冲击,被杀得节节后退。更深的影响则是士气上的,自己的阵中出现了逃兵,令还在拼杀的战士也心生去意。两者叠加便更挡不住兽人的冲击,战歌军团的局势一下变得岌岌可危起来。

  柯克尔和瓦雷欧两人带人逃出战歌军团的军阵,没跑出去几十米便撞上了面含杀气的莱昂,这些佣兵的逃跑自然也坏了莱昂的事儿!

  “回去,去战斗!”

  “我们与这件事儿无关,放我们过去,我们愿意支付相应的酬金!”柯克尔摆出了求饶的态度。

  “回去战斗!”莱昂脸上的杀气更浓了。

  “不要以为我们怕你,拦着我们对你们同样没有好处!”柯克尔看软的不行立刻开始强硬起来。

  但柯克尔这套对莱昂完全没有,“我们兽人最恨懦夫和逃兵,你们不打算回去就死在这吧!”莱昂说完一挥手他身后的隆冬、芒克等人就带领手下战士扑了上去。

  莱昂手下的兽人将领和战士可远比黄金狮子的军队要精锐,何况还一直保留精力没有参战,他们往前一冲佣兵们立刻挡不住了,瞬间便被砍倒了一大片。

  柯克尔和瓦雷欧急的接连施展斗气技,但他们的对手却是暴龙族的隆冬和圣殿出身的芒克,两人都是同阶兽人猛士中数一数二的存在。

  隆冬手中的狼牙棒势大力沉,砸得瓦雷欧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功。芒克手中的镔铁棍神出鬼没,几招虚晃之下,突然来了一记阴招,一棍扫在柯克尔的腿上将他扫翻在地,紧接着一棍就奔柯克尔的脑袋砸去,要将他一棍砸死在此。

  这时第二个不受控的因素出现了,本应该砸在柯克尔头上的镔铁棍却悬停在了半空,再也砸不下去。

  定睛望去,一根细细的蔓藤缠住了芒克的棍头,蔓藤的另一端在半空中一个高大的老人手里,正是塞伦达大魔法师。

  塞伦达当然不能看着柯克尔死在这里,如果他死在这里,自己魔法日记的线索便断了,因此塞伦达才在此时出手。

  “他怎么会也在这?”远方石柱顶端的斯宾斯不禁惊呼道。

  “这个人是谁?”

  除了斯宾斯之外,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见过塞伦达大魔法师,即便是他当时也带着面具。

  “他就是雁峰庄园的塞伦达,看着吧,今天热闹了!”

  战场上芒克问出了相同的问题,“你是谁?”

  塞伦达冷笑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现在的兽人都不记得我了吗?那还有人记得它吗?”

  塞伦达说话的时候,地面上传出了轻微的破碎声,一株株红色的小苗从坚硬的岩石中钻了出来,这些红色的小苗几乎遍布整个战场。

  塞伦达大手一挥,兽人战士脚下的红色小苗就飞快的生长起来,眨眼间就半人多高。

  “离开那些红色植物,快点离开它们!”黄金狮子阵中忽然传出袁老魔巨大的吼声。

  塞伦达的目光向黄金狮子军阵中望去,“总算还有人记得它,不过现在已经晚了!”

  这时这些红色的植物已经长成了两三米高的小树,红色的树干上没有叶子,而是长满了黑色的尖刺,树干长过两米之后便开始分叉。分出的树杈不再如树干般坚硬,而是软软下垂的枝条,最奇怪的是每根枝条的顶端长着一个大如人头的球。

  兽人战士们从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树,当袁老魔吼声传来的时候,兽人战士迟疑的往后退去。只是这些怪树太密集了,躲开眼前的树,又不自觉的挪到了另一棵树下。

  “醒来吧,我的孩子们!”

  随着塞伦达一声清喝,所有的树枝都飘荡起来,位于树枝顶端的大球忽然从中间裂开了,里面长满了利齿,如同张开的大嘴。一张张裂开的大嘴借着树枝的飘荡之力一下咬在了兽人战士身上。

  兽人战士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被咬住之后身体内的血液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进嘴内。

  兽人战士拼命的挣扎,想用手中的武器去割断树枝,却骇然发现被咬住之后竟然无法运转斗气,身体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力气。有旁边的兽人战士来帮忙,而那看起来柔软的枝条却异常坚韧,几刀也砍不断。

  有身强力壮的兽人战士则直接攻击怪树的本体,包裹斗气的一刀虽然在树干上砍开一道裂口,树干上的黑色尖刺也同时射了出来,无数的尖刺扎在周围兽人战士的身上,一个个兽人开始变得天旋地转、眼睛模糊,这些黑刺是保护怪树本体的手段,充满了剧毒。

  被大嘴咬住的兽人战士只几秒钟时间便瘫软无力的倒了下去,再过几秒就变成了一具血液尽失的干尸。

  吸了兽人血液的怪树则又长高了一大截,变为一人多合抱粗、四五米高,并且在树上分出了第二根长着吸血大嘴的枝条。

  这些怪树能够靠着吸食血液不断变强!

  袁老魔忽然再次发出大吼,“我想起来了,他是当年那个树魔法师!”

  塞伦达发出大声狂笑,“那就让我带你们重温一下当年的恐怖吧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