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0 这是个高手

  陈攻扛着一柄宝刀,在路人的注视之下穿街过巷,又一次回到郊外住处。

  木屋周边并没有什么人家,青山绿水在外环绕,而木屋边上就是一圈竹林。

  陈攻当初造好木屋之后,便是就地取材打造了不少竹质家舍。

  谁知当木屋内各色物品俱全之后,木屋外的竹林也变成了一块空地。

  陈攻如今就站在这片空地之上,将装有六百金的包袱随手一扔在地上,倒转刀柄便挥舞起来。

  他如今施展的正是一套《烈焰刀》的刀法。

  这刀法是普通三阶刀法,除了沉稳狠辣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  陈攻之所以会选择它,除了看中这刀法暗合自己的心火内功以外,更是因为它可以触发同出一脉的《焰杀十方》刀法。

  《焰杀十方》是二阶武技,如今陈攻的内力尚无法使用。

  但当陈攻突破二阶武者之后,便可以发挥出《焰杀十方》的全部威力。

  这《焰杀十方》是一套专攻以一敌多的刀法。

  除了刀法稳健狠辣不变以外,更是快捷无比,可以抵御十多人的围攻。

  这些都是后话,如今的陈攻手持宝刀,将一套略显平凡的《烈焰刀》使得虎虎生风。

  周边不住有竹枝、竹叶被锋利的刀锋削断,纷纷落在地上。

  这宝刀的刀风飒爽犀利,即使不被刀刃划过,只被刀风拂面,亦能感受到割划的痛楚。

  在竹林深处,一个四十余岁的男子被这刀风逼得不住倒退。

  他一双眼睛看向周边被刀风削断的竹枝,除了整齐的断面以外,裂口竟然隐隐焦黑。

  男人心头狂跳。

  他知道陈攻手中这柄确实是削铁如泥的宝刀。

  凭借刀风就能削断竹枝,虽然难得也不是异想天开。

  但是竹枝断口上的焦黑痕迹却是让这个男子心惊不已。

  宝刀虽利,却无法造成这样的焦黑痕迹。

  唯一的可能就是施展刀法之人,使用的是心火内功。

  而他心火炽烈,竟然能够借着刀风向外施展!

  众所周知,常人能够修行的内功心法分为心火系内功和肾水系内功。

  心火系的内功配合狠辣凌厉的武技最能显现功效。

  而肾水系的内功往往配合的是颠扑不破的拳法、掌法、棍法,浑厚周全,常人难以攻破。

  无论是心火系还是肾水系,两者讲究的都是激发人身上的潜能,本身没有强弱之分。

  端看施展者自己的修为和施展时的智慧。

  这个男子同样也是心火系内功,自认已经达到了三阶武者的巅峰。

  但他从来没见过什么高手能将自身的心火化为实质,甚至在斩落的物体上留下火焰似的烙印。

  这样的本事,或许只有天师、陆地仙这样的绝顶高手才能做到。

  但是男子透过竹林,看着那个还在施展刀法的陈攻。

  此人虽然刀法精湛,刀风狠辣凌厉,但仍旧还是在常人可以企及的范围内。

  而竹枝上灼烧的痕迹亦无法作假!

  男子心中的茫然混乱已经完全无法理清。

  这时陈攻的刀法也是一收,他忽然透过竹林看向男子,平静道:“请问阁下何人?”

  男子立刻收拾住混乱的思绪,大步向前走去。

  直来到陈功面前,他才抱拳朗声道:“在下海沙帮左护法朴春。”

  陈攻淡淡点头,只道一声:“幸会。”

  朴春心中一叹。

  他之所以会追到竹林来,是因为听手下说宝刀被抢。

  这宝刀本是海沙帮寻来精铁,请铁匠阿金着意打造,就是为了献给茶马盐帮的帮主。

  没想到却是被监武所一个小小的百金雇武者给抢了去。

  最不能忍耐的是,他们海沙帮一位舵主竟是被这个百金雇武者陈攻打得起不了身。

  从潘舵主他们的言辞中来看,朴春猜测这个陈攻应是个三阶武者。

  再结合这段日子里有关他的各种传闻,朴春判定陈攻虽然名声大燥,却有可能在监武所中混的并不太好。

  否则也不会被派了太守这样的差事。

  朴春虽然混在以粗豪为美的海沙帮中,却是个难得的细致谨慎之人。

  他通过种种消息判断,陈攻此人虽然狂傲,却是不足为惧。

  以朴春这样的三阶武者顶峰高手单枪匹马,便能将宝刀夺回。

  海沙帮中的宝刀被人夺走,到底是一件丢人的事情。

  所以朴春还真就独自前往陈攻居住的竹林,想要悄悄将宝刀要回。

  他不大张旗鼓,也是为了给监武所留个面子。

  谁知当朴春亲眼看到了陈攻施展的刀法之后,他才暗暗叹息:“还好没有带更多人手前来。

  否则除了丢丑更大,折损更多弟兄之外,别无任何帮助!”

  海沙帮手下兄弟虽多,但武功最高之人是帮主与两位护法。

  他们同为三阶巅峰状态,离进阶二阶武者只差“血肉精炼”这一关无法突破。

  三阶顶峰的武者对于刚踏入三阶的武者来说,简直是碾压一般的存在。

  所以朴春才毫无顾虑,单枪匹马就来寻陈攻。

  但是从旁观看了陈攻一套刀法之后,他背后的衣襟却是被冷汗湿透。

  朴春也是个对武学有所见地之人。

  眼看陈攻施展的烈焰刀,朴春便知道自己竟是连一招也躲不过去!

  陈攻的刀法太过狠辣,速度又极快,这绝不是一个三阶武者能够拥有的实力!

  甚至朴春暗暗猜测,他们海沙帮最强的三位高手联合迎战陈攻,或许也没有胜算。

  此子不是池中之物啊!

  朴春是个四十余的中年男子,身上早就没有了年轻人的火性子。

  因宝刀被夺一事产生的怒意,尽数被陈攻展现出的强大力量给浇灭。

  不论先前朴春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来到这片小竹林,如今都休要再提起。

  现在最着紧的,反而是要如何拉拢好这位新出的武学奇才。

  就算是拉拢不到,也绝不能得罪!

  若是这位陈攻被青城派他们拉拢过去,那么海沙帮可能从此就要立于劣势了!

  想明这些,朴春对这看上去比自己年轻不少的陈攻作了一揖,恭声开口道:“鄙人代表海沙派,向陈大侠献上宝刀刀鞘一副,以配宝刀之锋锐。”

  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,接着说道:“同时鄙人还有一桩不情之情,想请陈大侠首肯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